开放时间:7:30-24:00 访问量:1000 vpn:170.18.10.26

天堂电影院 | 纪念戈达尔:我在任何地方,唯独不在此处

发布者:推广部发布时间:2022-11-01浏览次数:66

在戈达尔的长片处女作《精疲力尽》中,记者问法国导演梅尔维尔:“你最大的抱负是什么?”梅尔维尔答道:“成为不朽,然后死去。”如今看来,这竟像是一种预言:戈达尔借角色之口道出了自己。2022913日,“精疲力尽”的戈达尔在亲友的陪伴下执行了安乐死,电影史的分隔符迎来了他个人史的句点。

 

-吕克·戈达尔1930年出生于巴黎一个富裕的新教徒家庭,早年居于瑞士,后又返回法国。在二战后亚文化繁荣发展的风潮下,戈达尔将目光投向了电影。在索邦大学,他参加了一个电影俱乐部,遇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——弗朗索瓦·特吕弗、雅克·里维特和埃里克·侯麦,他们常常结伴观影、午夜而归,并在法国电影理论家安德烈·巴赞创办的著名电影杂志《电影手册》上撰文攻击当时颇有声望的电影导演。正是从这一时期起,戈达尔激进的一面开始展露,他抨击法国电影重传统、轻创新的腐朽模式,反抗权威对电影的统摄,主张采用新兴的技法以解放电影的生命力,逐渐开启自己的创作。

 

在“新浪潮”电影运动中,“新”在于打破常规、采用新技法,“浪潮”意味着流动不居、无法被定义。戈达尔的风格很难一概而论,但一以贯之的是离经叛道,实验性质,真实粗粝的拍摄镜头,复杂多变的叙事结构,跳接,解构……角色无来由却自如地出入画面,油画般浓烈的色彩影像盖过语言本身。戈达尔也持续将自己的政治思想和哲学思考注入创作,作品遍布着存在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影子,正如重复不是相同者的回归,而是存在之可能性的回归,电影也是由音影像自身构成的、不存在之物的记忆。在漫长的创作生涯中,他矢志不渝地挖掘着视听语言的可能性,感受和想象着生活世界的多样性。

 

本月,我们挑选了戈达尔的五部关键作品,希望由此出发,重新掠过激情、荒诞而又忧伤的二十世纪,感受他持续不断的自我革命和反叛,并以缅怀之姿继续前行。我们将返回新浪潮的开山之作《精疲力尽》、集大成之作《狂人皮埃罗》,探寻跨越半世纪却仍与当下遥相呼应的空落情绪和自毁冲动;随后行进到《各自逃生》和《芳名卡门》,回顾他重返电影时“分析式”慢镜头下的柔情与忧愁;最后,也将驻足于《影像之书》,感受他穷尽一生的所见所感所想。

 

可能很难明白鸥鸣与浪吟的意指,也无法给出新浪潮的定义,却能在寂寥中与颤抖的角色隐隐共振。只需沉浸其中,去领会。




闵行校区图书馆主楼(圆筒楼)

402天堂电影院

每周三13:30

 

每期影片放映前后

迷影协会都将和大家一起分享交流

分发电影票等各种福利哦~

如人数过多会考虑加映另行通知

敬请期待我们不见不散!